笔趣阁 > 大秦:开局错把秦始皇当爹 > 第105章 子房,我有一计可灭秦!

第105章 子房,我有一计可灭秦!


 张良放下陶碗,只觉得浑身舒坦。再看向卓草,眼神稍微温和些。他其实起初的确是想威胁卓草,只因为他不确定卓草是好是坏。他的揣测未必就是真的,兴许卓正压根不知情呢?


 父子政见不合而反目的,这世道还少吗?


 为了权利,骨肉亲情算什么?


 张良敢来卓府,自然是有把握能全身而退。他站在草堂前,便是对卓草的警告。若他今日出不了泾阳,日后反秦者必会将草堂付之一炬!


 还好,听卓正承认后顿时松了口气。他与卓正相识多年,这些年能拉起上千人的队伍,全都是靠着卓正支持。卓正的商业天赋是不差的,再加上能说会道可赚了不少钱。只是,这些钱全砸在他们身上。添置兵器甲胄,暗中囤积粮食……这些都是烧钱大户。


 “看来,子房还是不相信我。”


 卓草自顾自的端起酒樽,一饮而尽,无奈叹气。他这自然是装的,他现在只恨不得张良死。只是贸然杀他一人,后面怕是只会出来更多。为了全局着想,现在佯装与之交好方为上策!


 “并非不信,只是此事过于严重。”张良环顾四周,淡淡道:“吾来泾阳后,便有人暗中窥视跟踪。若非力士拼死掩护,只怕吾可都进不来。天下间有此本事的,唯有那暴君的玄鸟卫。”


 “确有此事。”


 这事秦始皇听玄鸟卫提及过,说是这力士体壮如牛。硬是靠着身蛮力,连败数位玄鸟卫,两死两伤。刀剑加身,力士却是根本不在乎。如此猛士,绝对不能小觑。


 这并非是夸大其词,按史书上所记载,今年张良便会埋伏在博浪沙袭击秦始皇的车架。这力士单枪匹马在诸多卫卒保护下,硬是杀近天子车架,以百二十斤的大铁椎砸毁副车。


 “派遣玄鸟卫暗中保护卓君,呵!卓君倒是很受那暴君的重视。”


 张良这话摆明就是带刺。关于玄鸟卫的事迹,张良自然也都知晓。甚至在数年前便打过交道,只是依旧被他逃脱而已。他深知玄鸟卫的厉害,也知晓他们的职责。玄鸟卫只听命于秦始皇一人,任何人都无法调动。


 能让玄鸟卫近身保护的,除开秦始皇外再无一人。而卓草却能破格受到玄鸟卫的暗中保护,如此便能看出秦始皇的重视。


 “子房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……”


 卓草叹气摇头。


 “何意?”


 “私以为是来保护草的,实则不然。他派遣玄鸟卫来泾阳,名义上是保护,其实是来监视我的。”


 “嗯?监视?!”


 秦始皇脸色泛青面露不善,好你个瓜怂!


 好心当成驴肝肺!


 “秦王为人,蜂准长目挚鸟膺豺声,少恩而虎狼心,居约易出人下,得志亦轻食人。他表面为我封爵赐官看似和气,实则却是暗中派人监视。子房既然来之前便已打听过,想必知晓草献上五万石祥瑞之事。”


 “的确。”


 “草暗中屯粮,为的便是有朝一日起事。为不善乎显明之中者,人得而诛之!这暴君坑杀赵国四十万降卒,牵连甚广。我卓氏本为邯郸巨贾,却被其迁至临邛。吾等皆是庶出弃子,路上死伤颇具。若非吾翁相劝,吾便等天下大乱再揭竿起义,举兵伐秦!”


 “大善!”


 张良就差拍手叫好,这些事他还是知道的。卓草在关中一片还是有些名气的,只要稍微打听下就知晓。这时期比千里马速度很快的,那就是谣言。一传十,十传百,越传越玄乎。甚至,还有各种版本。


 蒙毅站在旁边,却是笑而不语。


 卓草这话是半真半假,还的确是这样!


 若非缘分,他们怕是要错过卓草这位贤才。


 如果卓草站在他们对立面,当如何?


 关于这个问题,蒙毅根本不敢去想。卓草有豫州鼎,得天子气运加持。暗中有祥瑞不缺粮食,还有韩信这半吊子的将军,今后再招兵买马……后果会如何?


 “草后续又献上那豫州鼎,却引来暴君的猜忌。”卓草也是有样学样一口一个暴君,继续道:“所以他表面派玄鸟卫来保护我,实则旨在暗中窥视。子房今后若是有事,大可派人来通知于我。深入此地,于子房于草皆不利。”


 “的确如此。”


 张良思索片刻也觉得没问题。


 真以为他这么容易进来?


 这力士的确厉害,可玄鸟卫也不是吃素的。上次他能侥幸逃脱,靠的是玄鸟卫准备不周,未能令他们结成战阵。后续玄鸟卫只会增派人手,到时候再想进来无异于是投鼠忌器!


 “此次是吾莽撞了,后续卓君想必也有麻烦。”


 “不碍事。”


 卓草见他同意,顿时稍微松了口气。这票人在后世那就相当于是恐怖分子,什么事都干的出来。张良倒并非是为了权利,为刘邦夺得天下后他便急流勇退。


 他纯粹是为了报复秦国,只要能推翻秦国他都无所谓。连自己亲弟弟死了都不安葬,而是变卖家财囤积力量。这样的狠人,不防不行!


 秦始皇看向卓草,只是一笑。卓草的演技倒是不错,一番话竟然还能糊弄住张良。主要他说的都是半真半假,至于皇帝的心思又有谁能揣测正确?


 “卓翁这些年为反秦牺牲颇多,此次更是不惜举家反秦。派独子举官为吏,只为推翻暴秦,实在是令子房佩服。只不过……”


 “何事?”


 “他是何人?先前吾可未曾见到,吾记得先前常伴卓翁左右的是吕管事。”


 说完,张良便指向蒙毅。


 还好秦始皇早早做好准备,“他是齐人,先前的吕管事已被暴秦所杀害。他与暴秦也有不共戴天之仇,乃是老夫在路上所救,子房大可放心。”


 “齐人?”


 张良上下打量了眼,也没再往心里去。不可否认张良在后世的成绩,可现在他终究稚嫩了些。而且也没有什么实战给他刷经验值,遇到的还是正值春秋鼎盛的秦始皇和蒙毅,他又如何能占据上风?


 卓草微微蹙眉,却未表现出来。他依稀记得他这傻老爹曾说过此事,说是老蒙与他有过命的交情。追随他多年,可谓是忠心耿耿。现在听傻老爹旧事重提,似乎对他也有所隐瞒。他与老蒙,并没有这么深的交情。


 唉,终究是错付了!


 ……


 “说起来,子房接下来可有何计划?”


 显然,秦始皇这是在套话了!


 “提及此事,吾便头疼。”张良无奈叹息道:“卓翁想必也已知晓,今年暴君本欲打算再巡齐地。吾本欲打算联合反秦义士于博浪沙之地刺杀暴君,没想到他却突然不巡游了!”


 秦始皇眼神微寒,这小子够狠的!


 博浪沙四周遍布山丘,还有大片大片的芦苇地,只要足够有把握便能轻易躲藏。就算派重兵搜索,都没那么容易找到。


 卓草则是双眼失神,这事他自然也听说过。他记得史记上写的很清楚,二十九年秦始皇第三次东游齐地,没想到竟因为他的缘故而罢休。包括南征百越在内,他记得的是去年便已出兵五十万。由屠睢带兵,结果打了足足三年,百越没被踏平反倒是屠睢挂了……


 现在,这些都改变了!


 也就是说,历史是可以改变的!


 卓草在前世曾看过些穿梭时空的影视作品,记得某部电视剧说穿越后便是历史的一部分。所做的一切,只会促成历史。到最后,历史依旧不会改变。根据祖父悖论来说,甚至都不会有穿梭时空这事儿。如果按平行时空来说,那就很正常了。


 既然他能改变历史,那他就能为大秦续命!秦国现在的确有诸多缺陷,毕竟时间有限,很多方面都不完善。但是,只要给他时间总能慢慢修正的。总好过诸夏燃起战火,百姓受苦来的好。有句话说的好,宁做太平犬不做乱世人。乱世之中,人可能还不如狗。


 “子房,吾倒是有些想法。”


 “哦?”张良顿时来了兴趣,笑着道:“吾来的路上便已听说卓君,相传总有奇思妙想。小泽乡境内倒也是富裕繁荣,想来也都是卓君的功劳。既然卓君也是反秦义士,直言便可。”


 卓草环顾四周,随后压低声音道:“其实,此次倒也是给了吾等个机会。吾听说暴君不光不去巡游,还暂缓讨伐南越之事。”


 “确有此事!赵政这暴君贪婪无比,秦国已独占诸夏疆土,却还不满足。而今地东至海暨朝鲜,西至临洮羌中,南至北向户,北据河为塞并阴山至辽东。好战贪功,此为大患!”


 “呵!”


 秦始皇没忍住冷哼了声。


 张良顿时面露不解,看向了他。


 “子房所言极是,这暴君太过贪婪!”


 “……”


 蒙毅在旁面露古怪。


 这就是正宗的燕雀安知鸿鹄之志?


 秦始皇的目标是广征四夷教通四海,普天之下莫非王土,人迹所至无不臣者!


 六国,又算的了什么?


 “子房,吾有一计可灭秦!”


 “咳咳咳!”秦始皇差点被酒呛到,当即怒斥道:“瓜怂,莫要胡咧咧。子房勿要见怪,这瓜怂平日无法无天惯咧,不懂得礼数分寸。皆是额这些年来未在身旁,方会如此。”


 “无妨,吾也想听听卓君有何高见?”


 张良倒是满脸期待,很想听听。


 关于卓草的事迹,在关中这块可都传开了。相传卓草都不吃饭,只需饮露水吃祥瑞便能活命。这种谣言,张良自然是不信的。但是卓草所著千字文与洗冤书他是知晓的,千字文虽是启蒙书籍却也颇具才华。


 至于洗冤书他也看过,里面有诸多验尸手段,可谓是天下令史之表范。这本书说是昔日宋国隐世大贤宋慈所著,但张良是不信的。他也算是学究百家,诸多书籍可谓是倒背如流。但这洗冤书和宋慈,他是听都没听说过。


 按照他的猜测,这本书其实就是卓草所编撰的。只是他担心会招惹些麻烦,故意谦虚的说不是他所编撰。实际上这位隐世不出的宋慈,根本就是卓草吹的!


 如此有能耐的年轻人,不多见了。


 “吾以为,子房完全能去百越试试。”


 “百越?”


 “卓子云:敌人的敌人,那就是朋友。”


 “卓子?!”


 “就是他。”


 秦始皇无力的指了指卓草。


 “哈哈哈!”张良顿时爽朗大笑,只觉得更为有趣。饶有兴致的望着卓草,笑着道:“那子房便洗耳恭听,不知卓子有何高见?”


 “秦国各地如今都不好下手,而南越则是很好的突破口。秦国暂缓起兵,优势在我。越人素来刚烈,不服秦人。若是吾等能拉拢越人,亦或者是说征服百越,便可雄踞南越。南越虽为苦地,却土地肥沃。吾听说南越气候适合耕种,那稻米一年可两熟乃至三熟。如此,便能暗中囤积力量。”


 卓草顿了顿,给他们消化的时间,而后继续道:“以那暴君的性格,必定会早早对百越下手。只要吾等晓之以理动之以情,先假意与南越君联手,而后再于暗中练兵屯粮。待秦国兴兵讨伐南越,吾等便能坐山观虎斗,坐收渔翁之利!”


 “关键时刻出手便能重创秦人,并且夺得南越之地。顺势揭竿而起,各地反秦义士必会响应,那时秦国焉能不灭?”


 “南越之地吗?”


 张良微微蹙眉,他倒是未曾考虑过此事。这些年来他东奔西走,对百越这块倒是没怎么关注过。现在听卓草提及后也是来了兴趣,按卓草所言的确是有些道理。


 “越人,怕是不好对付。”


 “软硬皆施便可。敌人的敌人,便是朋友。秦国要起兵讨伐百越,此事南越君必然是知晓的。除开与我们合作,他别无选择。只要等我们扎稳脚跟后,我再进谏起兵讨伐百越,如此便可坐山观虎斗。吾等暗中下手,等他们斗个两败俱伤、秦人撤退后,便可顺势吞并百越!”


 “大善!”


 张良颔首点头,依旧是古今不波的模样。这事极其重要,并非说三言两语便能决定。他还得暗中谋划与人商议,确定此事可行后再动身也不迟。


 “只是,卓君确定有资格进谏那暴君?”


 “现在不行,以后绝对行!”


 “哈哈,说的也是!”


 卓草年纪轻轻便已是五大夫,这撑死不过半年时间。再等个两三年,必定能成为廷臣,到时候再行进谏也不迟。


 “子房有所不知,秦人素来好战,又以军功立国。为争夺南征百越之事,诸多武将争斗不休。那卫尉屠睢立下军令,三年必能平定百越,被任为上将军独掌兵权。可惜暴君暂缓起兵,朝中诸多武将本就心有不甘。只要有人提及,他们必会附和主战!”


 听到卓草在这慷慨激昂出谋划策,蒙毅只觉得后背有些发凉。


 这小子,真是够阴的!


 没错,听起来的确是对张良他们有利。只要张良去做,必定也能做到。但问题在于,如此他们的所作所为便都在秦国眼下。换句话说,他们的一举一动都被秦国所洞悉。到时候攻打百越的时候,顺手便能将他们都给收拾咯。


 卓草这招便叫引君入瓮,故意引张良他们上钩。并且还能借此消耗南越的力量,利用张良为他们做事。比方说他们进入南越后,卓草可以让他们帮忙绘制地图。运送物资,没有地图不得行吧?


 如果他再狠点,完全能派遣使臣两头拱火。让南越与张良内斗,等他们打的你死我活的时候,秦国顺势出兵。挑起内斗也容易,秦始皇一道诏书过去就成。比如说招降南越君,许以高爵。而张良为人生性多疑,必会起疑。秦国大可作壁上观,待其自溃!


 卓草,真的只是弱冠之年?!


 其才智城府,比昔日的甘罗更甚!甘罗是有所成就便忘乎所以,恃才傲物,最后没落下什么好下场。可卓草却懂得收敛自己的锋芒,暗中发展,这比甘罗实在是高明太多。


 “卓君今日所言,吾必会告知其余反秦义士。只是此事干系吾等生死,怕是暂且不能定下还得再行商议。卓君大可放心,吾必会劝说。”


 张良站起身来,心里已有分寸。他觉得卓草这计划可行,虽说冒险了些却也有机会。若是能招揽越人,那对他们今后起兵谋事也有好处。甭管怎么算,百越都是他们最后的机会。


 “今日多有打扰,便先告辞。待此事定下后,吾再来拜访。”


 “草,汝去送送子房。”


 卓草旋即站起身来,稍微松了口气。


 tmd!


 他肚子里就这点墨水,张良再不走那他可就真的没辙了。这个计划有好处有坏处,纯粹就看他们后续怎么去做。


 等送走张良后,卓草便又回至书房。望着正在翻阅竹简的傻老爹,卓草板着脸冷漠道:“别看了,这些文书你又看不懂。说吧,你还有什么事隐瞒着我的?”


 “你是说老蒙?”


 “不单是他!”卓草眼神泛着些许怒意,“我最恨别人欺骗我。甭管如何,你都是吾翁,哪怕我不承认我也未有隐瞒。可汝要是接二连三的瞒着我,那今后你们的死活我也不会再管!”


 “咳咳咳……当时也是形势所迫。”


 秦始皇也只得开口为自己辩解。


 只是,他心里现在也泛起些许涟漪。


 他这么做,何尝不是在欺骗卓草?


 7017k  

(https://www.wmdown.com/novel/0BvWt1.html)
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wmdown.com。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:https://m.wmdown.com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