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大秦:开局错把秦始皇当爹 > 第119章 给猪看病,草药!

第119章 给猪看病,草药!


 扶苏喘着粗气,头发都是乱糟糟的。衣衫褴褛,还染上些许血迹。他这模样哪里像是个翩翩君子,反倒是像个流民匪寇。他的左胳膊缠着葛布,能看到清晰的血迹,显然是受了伤。


 “呼哧……呼哧……”


 “小苏?!”


 卓草是连忙起身,面露诧异。


 怪了!他怎么还是受了伤?


 难不成,太菜了?


 卓草为保住苏荷,那可是费尽心思。甚至准备颇多,制定了套详细的计划。按理说苏荷是没什么大问题的,除非他自己不小心中招,如此卓草也没话说。


 “小苏,你现在怎么样?算了算了,先去书房再说。莲萍,赶紧拿点吃的喝的来!对了,再把我的药箱带进来。”


 “唯!”


 莲萍仓促下连忙去准备,她也知道卓草着急,开口要的东西是以最快的速度准备好。


 “退下罢,没我的准许不得靠近。”


 “唯!”


 在二人搀扶下,扶苏是一瘸一拐的来至书房。望着桌上摆着的饭食,扶苏是连看都没多看眼。直接站起身来,而后便朝着张良作揖。


 “子房,是苏荷无能!陈君为了帮我,死在了我面前!皆是那屠睢所射杀!关键时刻若非香帅出手刺杀冒顿,只怕计划都会因此落败。最后香帅救走了我,他将我安置在个隐蔽之地,他自己则是直接离去。”


 “是吗?”


 张良眉头紧蹙。


 到现在,他也没见过楚留香一面。


 他看着扶苏诚恳的模样,心中的疑虑则是减去几分。俗话说面由心生,有些人看上去就不靠谱。就如李斯这样的,一副贼眉鼠眼的模样,总觉得好像是藏了什么事。但有些人看过去就很舒服,扶苏就属于这类的。


 风度翩翩,面相就属于斯斯文文的。当然,类似这种的斯文败类也不少,只不过会下意识的让人选择信任。况且扶苏这伤势也不轻,看样子还没恢复过来。


 “那为何赵政未曾通缉你?”


 “你能别在这叽叽歪歪了吗?”卓草顿时面露不悦,冷然道:“他现在受了伤,你在这问个没完是几个意思?张良,我知道你在想什么。不就是怀疑小苏背叛了咱们,效忠于秦国?我告诉你真要这样,那他就不是一个人来,是带着一票玄鸟卫了!”


 他这么说,一来是着急导致,另外也是想着借此打消张良的疑虑。往后的日子可还长着嘞,他可不会放弃对付张良。卓彘的事也算给他提了醒,绝不能小瞧古人。在这时代如果不心狠手辣,那死的就是自己!


 自古能成大事者,又有几个是纯粹的善人?


 张良被卓草喷的老脸一黑。


 但他仔细想来,似乎也有些道理。


 按理说扶苏要真的出卖他们了,那就没必要单枪匹马过来。直接带着军队,只怕是会将整个卓氏都给铲除!


 “秦国不通缉他,那是丢不起这人。香帅这样的没抓到,那很正常。小苏只是寻常人罢了,要是连他都没抓到,秦国岂不是丢脸丢大发了?我看他们是刻意而为之,必会暗中调查。”


 “是吾莽撞了。”


 张良欠身作揖。


 他并非完全相信,纯粹是为大局着想,现在他还离不开卓氏相助。别的不说,卓正所创建的情报网可比他有用的多。还有卓氏积攒的财富,卓草在秦廷的地位,都对他们反秦有帮助。


 一次失败证明不了什么。


 这些年来,他经历的失败还少吗?


 秦始皇和麾下的官吏也不是吃素的。


 此次陈豨是虽死犹荣,最起码成功刺杀冒顿。就算头曼出乎他们的意料选择平息此事,那也没法说卓草他们的麻烦。头曼作为单于死了儿子却不报复,这事找谁说理去?


 卓草也是人,也没法说肯定不会算错。


 他自己都没考虑到,能怪别人吗?


 卓草没搭理他,先把扶苏外衣脱去。葛布都已被鲜血染红,这伤势可不浅。扶苏咬着牙忍着痛道:“小草,我这伤口快好了,不必麻烦的。”


 “你可闭嘴吧,这都化脓发炎了。”


 “小草,你还懂医术?”


 “嗯,懂一点点。”


 “你给人看过病?”


 “没,我先前都是给山彘看病的。”


 “……”


 “……”


 扶苏是哭笑不得,卓草可真会开玩笑。


 “想不到卓君还有闲情逸致说笑。”


 “我没说笑,我先前真给山彘看过病。小苏你别动弹,你这连山彘都不如。我给山彘看病的时候,山彘可不像你这么闹腾。”


 卓草也是无奈的很。


 瞅瞅,这年头说真话都没人相信。


 他大学毕业回村里养猪,出栏那年正巧碰到猪肉涨价,也算赚了点。期间他还自学了些医术,像是给猪打疫苗之类的都是自己操作。有些猪得了病,他看个几眼就能知晓。


 卓草把酒精取出,这是通过高度蒸馏过的。他也不知道度数多少,反正比地瓜烧要高的多。少说也得有六七十度,只是还没达到医用酒精的地步。


 “诶,这是何物?”


 “酒精。”


 “酒精?用来喝的?”


 “这玩意儿不能喝,喝了可会死人的。”


 卓草忘记看哪个新闻,说是有人喝了自家蒸馏的医用酒精,然后导致失明的。他这度数肯定不低,要是喝死可就得不偿失了。


 他随手取出块干净的葛布,沾了点倒出来的酒精,再慢慢开始擦拭伤口。现在没有棉花,就只能以葛布凑活。刚触碰到伤口,扶苏疼的顿时嘴抽抽。即便身体本能的哆嗦,他也是愣是咬着牙没喊出来。


 “你这伤口已经开始有些结疤了,还好没伤到要害。以后少涂什么草木灰,这东西用处真不大。还有方士捯饬的那些药粉也少擦点,那玩意儿也是害人的。”


 扶苏尴尬的笑了笑。


 实话实说,他其实早早就能回来。只是思前想后觉得不太稳妥,肯定会让张良起疑。他就干脆给自己一剑,结果没控制好力道疼的他嗷嗷直叫。见伤口太深,他只得随便以草木灰涂抹伤口。


 别觉得奇怪,这年头用的药差不多就是如此。内服外敷,那都是勋贵方能享受到的。只要打仗开战,伤员数量直线飙升,那几乎就是等死。一刀破伤风,两刀见祖宗,这可不是闹着玩的。


 他们没有好的护理,更无好的医药。能做的就是用他们的土办法,像是什么草木灰都能用完。到最后只得以泥巴石灰,往伤口上涂抹。尽自己所能,去救自己的命,因为他们只想活着。


 卓草随手取出个陶瓶,里头都是他自己晒制磨碎的药粉。大部分都是小蓟等用以止血消炎的草药,反正他试过不会死人。至于药性会不会相冲,他是真的不知道。


 他们村里有位跛脚老中医,干的就是这活。只是后来需要行医证,他就再也没碰过这些。医术怎么着没法评价,反正是没治死过人。卓草被淹死那年,老人家九十多岁的年纪还健康的很。医术没学会,但草药的用处他多多少少了解些。


 “这是什么?”


 见卓草准备涂抹,扶苏顿时好奇询问。


 “我自己配置的止血散。”


 “懂了,草药!”


 “……”


 好像……没什么问题?


 药粉呈褐色,闻起来有股浓郁的草木味。


 其实这时候最好是要再缝合伤口的,针线卓草也都有。银针好找的很,线他是用的桑皮线。


 所谓桑皮线即取桑树根皮,去其表层黄皮,留取洁白柔软的长纤维层,经锤制加工而成。相比较羊肠衣更便宜更容易得到,而且还具有些许药性,还能促进伤口愈合。


 很多人会下意识的觉得中医没有外科手术,其实这就是扯淡。在隋唐时期就已经有清创缝合伤口的概念,就是用的银针和桑皮线。


 卓草没弄不光是偷懒,主要是不想让扶苏吃这苦头。他的伤口虽然比较深,但也已经开始愈合。只要消炎消毒,基本就能自我复原发。好歹也是习武之人,体质比肥宅不知强多少。


 把药粉涂抹均匀后,卓草再以干净的葛布帮着缠好。一边缠一边嘱咐,“这几日你便好好养伤,至于辛辣的东西尽量别吃。特别是酒,更是尝都不能尝。”


 “额?”扶苏顿时面露难看,“酒也不能喝?”


 像他这种勋贵喝酒那和喝水没区别。都是顶尖贵族,自然得天天享受。就说夏天喝酒,还得用冰块冰镇过才过瘾。


 特别是卓草所酿的黄酒,那味道更是令扶苏流连忘返。每日饭可以不吃,但酒不能没有。当然,他自制力还是可以的。每次都只是小酌两杯,绝不贪杯。


 “你想死尽管喝,我绝不阻拦。”


 “来来来,我这酒精拿去喝。”


 “早死早超生,我也少点麻烦。”


 “算了算了,这伤身体……”


 ”哼!“


 卓草重重的哼了声。有时候就不能给他们好脸色,稍微好些他们就得寸进尺。


 “吃吧!”


 “咳咳,那吾便不客气了。”


 扶苏这段时间可是真的在荒山野岭里度过的,他知道不这么做肯定骗不了张良。整个人饿瘦了一大截,精神更是略显萎靡。


 看到他大快朵颐的模样,卓草不禁摇头叹息。


 “吃慢点,细嚼慢咽。你这刚恢复吃的太急躁,对肠胃不好。”


 “放心放心!”


 张良长叹口气,“可惜,陈君还是死了。”


 “他也是为反秦大业而牺牲,死的其所!”


 “想不到卓君还精通医术,如此对今后反秦必有帮助。卓君这本事,可万万不能献于那暴君。否则的话……”


 卓草只是摇了摇头,“我要走的更高,此术我自会献上。这也算不得什么本事,只是小道尔。”


 “卓君!”


 “子房不必再说,汝应该记得我曾与你说过的。王侯将相,宁有种乎。让我反秦自是没问题,但我绝不会屈居于人下,扶持个无能之辈在我头上吆五喝六。我辛辛苦苦推翻秦国,吾为何不能成为赵王?那所谓的公子歇,可曾做过什么?”


 张良望着卓草,冰冷的眼神渐渐缓和。而后只是一笑,淡然道:“若真有这一日,倒也无妨。卓君有鲲鹏之志,想要效仿昔日田氏代齐,自当无碍。便是今后自立为赵王,那也是理所应当。”


 “此次行刺匈奴冒顿,也算大功告成。想来卓君也是思念那位卓彘,吾今日便会连夜赶回河东。不日,那卓彘便会回来。”


 “告辞!”


 “告辞!”


 卓草这次连送都没送。


 ……


 走出卓府,张良长叹口气。


 卓草还真是藏的够深的,怎么还能精通医术?


 他现在还不能和卓草闹掰,想要反秦就得借助卓草的本事。卓草赚钱有道,就能源源不绝的提供粮草物资。就如他说的这样,他完全能凭借他的本事,一步步往上爬。等卓草位居高位拜相封侯之时,他能做的事会更多,到时候对反秦更要有帮助。


 “主人,没人跟踪。”


 “走吧。”


 张良勒马而行,临走前回头望了眼卓府。


 长叹口气,就此离去。


 他只希望自己是多虑了。


 因为,他真的不想和卓草为敌!


 ……


 ……


 中车府令府。


 赵高正在翻阅竹简,这是经过有心人拓印后的楚留香。不对,现在应该要更名为楚流香了。他看的是津津有味,只觉得极其有趣。他相信有楚留香这样位人物,却不信他有书中的本事,兴许是夸大其词罢了。


 就如那卓草,怕也只是夸夸其谈。


 赵成因为卓草而被贬至巴蜀之地,现在连封信都送不来。更别说他的府邸因为卓草而付之一炬,赵高对卓草是恨得牙痒痒。只不过卓草献上豫州鼎,秦始皇亲自敕封卓草为五大夫,他实在是不敢动手得罪。


 他追随秦始皇多年,也算能揣摩些心思。就冲秦始皇对卓草的恩宠,便可谓少见的很。敕令所有官吏未经批准,不得擅自拜访卓草。


 这样的待遇,谁有?


 要不是这条禁令,泾阳的路都能被戎马踏平!


 赵高的理智告诉他,千万不能与卓草为敌。就算赵成死了,那也碍不着他。只要与卓草交好,那绝对是好处多多。可他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恶气,而且是越想越气。


 明着来肯定不行,趁着卓草还未入朝出仕就得把握机会。最好是能有实质性的证据,直接一举锤死卓草!


 他这几日思来想去,始终都在想这事。


 想要做到这点,就只有一种可能。


 卓草要谋逆造反!


 这是秦始皇的禁忌!


 不论任何人但凡有这想法,那就必死无疑。当初他虽说犯下死罪,却也没到这种程度。所以哪怕蒙毅乃至满朝勋贵廷臣都说他该死,他也照样没事,反而是官复原职。


 他混了这么多年,知道秦始皇心里这根红线在哪。要说秦始皇的禁忌,首先是立后储君这事,提都不能提。还有就是谋逆造反,想都不能去想。有一个算一个,只要抓到了就是坑杀三族!


 可卓草好端端的,怎会造反谋逆?他年纪轻轻就已是五大夫,假以时日拜相封侯都有可能。他要是去造反,那绝对是脑子抽了!


 “妇公!”


 在他想着事情,他的女婿阎乐走了进来。留着矢状胡须,脸庞带着激动。身高八尺有余,头戴鹖冠,长得也能说是俊朗不凡。妇公其实就是岳父的意思,只是这年头没人称岳父的。


 “怎的如此激动?”


 “吾听有贾人说起个事。”


 “什么?”


 “那卓草与反贼有勾结!”


 “什么?!”


 赵高猛地做了起来,满脸匪夷所思。


 卓草脑袋让门挤了不成,竟然勾结反贼?


 好家伙,你小子可终于落老夫手里头咧!!


 7017k

 

(https://www.wmdown.com/novel/0BvWt1.html)
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wmdown.com。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:https://m.wmdown.com/